红色思源网
首页 老区工作 志愿行动 内容详情

查济游记

  • 发布日期:2017-07-12
  • 来源:安徽师范大学文化调研团队
  • 责编:赵秀芳
  • 浏览:68
    自桃花潭西行不过廿里,宣州境里有古村名查济者,隋末济阳查君文熙因除宣州刺史,迁居于此,文熙燮务,故政治自昶,民甯物盛。见此地背依岑山,头枕许河,移步换景,佳境百曲,有感于斯,遂建房舍,后人继之,经明清两朝,宗祠网布,牌坊林立,渐具大观。
    丁酉荷月上浣末,余与友十一人同游泾县查济村。太白尝歌曰“桃花流水杳然去,别有天地非人间。”闻之久矣,今得见之。梅雨霈泽,消长夏,敝褥暑,水汽腾积,环山之腰,密云轻烟,俱融一色,比豆蔻以白纱覆面,唯一二臻首出岫以盼。欲上蓬莱采芝,不见登梯;心仰神女佚貌,难穷其色。
    擎伞缘溪,溯源逆行,水声漰沛,奔涌争湍。雨霁则清澈见鱼,村民多浣衣盥洗濯足,以利是用。行三步见桥,石桥数十座,横亘许溪上,或偶逢木桥,遇桥则必过之。桥本非路,路本非桥,然江南人家以桥为路,以舟代车,江南独有之景致也。桥接两岸,望夫不必成石;路通南北,踏雪亦可摘杏,此所以余之谓也。红楼桥者,长两丈余,宽一丈余,高则三丈余,拱似弯月,青藤翠蔓,自弦披拂,摇曳溪上。若逢新月,光影浮动,在上则碧空如洗,在下则流波似银。行人往来,虽百态俱披清辉,市井俚话,语千言杂声穿屏,闭目恍闻蚕啮齿,孰知今夕是何夕?此桥或谓之“一帘幽梦”,非痴人语也。
    水积成瀑,阻道止行。于民宿檐下避雨, 青砖黑瓦,雨弹如缶;墙扬马头,与风俱鸣;巷如独木,窄不起轿;院若平野,灏可跑马。俄尔雨渐淅沥,身周泠然,荷珠清圆,近观犹泫。遂出巷复前行,二甲祠,走马楼,往观之,兴尽而返。
    山乃其背,烟为其衣,水若其眉,桥如其发,巷似其骨。山水无言,自有天地大美;吴语香侬,亦比长留仙乐。一友有感,其言云:“秦淮江畔,温香软玉。腰缠千金,不若藏书千斤;江南巷中,长桥短亭。山水清明,何如心性清明!”其言善也,查济一千五百载,若余与十一子之徒, 以剪尘芜,共栖碧山,看山望得其体性,临水冀耳目清明,作二三日闲人,百世无穷尽也。心性清明,则不知是余观画中之山水,抑或余亦一山水画中人耳?独谓衣蓑戴笠山中踽行哉?
图一 云烟雾气中迷离的查济

图三 密云叆叇,白墙黑瓦

图二 队员们在红楼桥上的合影

图二 队员们在红楼桥上的合影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