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色思源网
首页 老区工作 志愿行动 内容详情

旧工坊里住着诗与园丁

  • 发布日期:2017-08-06
  • 来源:安徽师范大学
  • 责编:王程程
  • 浏览:69

安徽师范大学社会实践团队赴赣坊1969文创园

爬山虎似绿潮涨满红砖墙垣,锈迹斑驳的旧机器休憩在角落,集装箱仿佛玩具匣子散落了一地,倾倒出琥珀般的旧时光。

这是位于江西赣州的赣坊1969文化创意产业园,其前身为国营赣南纺织厂,它曾几度创造工业历史的辉煌,也曾一再罹受时代迁变的风霜。如今,札札的机杼声已然消歇,赣坊散去了腐朽烟尘,逐渐蜕变为新产业的摇篮。

近日,安徽师范大学“走记忆赣坊,写文化新章”实践团队来到这里,踏着蜩鸣日影完成了为期两周的调研活动,并从中得到了许多收获。


安徽师范大学实践团队在赣坊

亿万个辉煌的太阳,呈现在打碎的镜子上

聂鲁达在诗中写道:“当黄昏靠岸,码头格外悲伤。”当建筑生命迈入暮年的时候,不免显得萧条荒芜,如童山蛮地般乏人问津。幸而,镌刻着一个时代的赣南纺织厂垂垂老去之前,“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”的态势汹涌而来,在旧墟上催生出崭新的株体。

在园区工作人员的带领下,队员们系统地参观了赣坊1969文创园。遵循修旧如旧的原则,这里基本保留了兴建之初的德国包豪斯式艺术风格,锯齿状的屋顶错落有致,像是巨大的王冠搁置在无垠的疆土上。最引人瞩目的是墙壁上色彩斑斓的涂鸦,园区策划者告诉队员们,这些都是附近大学生的创作。其中既有恣肆不羁的喷绘,也有匀称细致的描画,皆是浓墨重彩,表现了新世纪人群内心世界的喧嚣。

在欧洲,对老建筑进行保护、修缮和改造,使其一直保留在城市空间中的做法非常普遍。一对朋友年轻时相遇的那个街角,几十年之后,他们仍然可以约在这个街角见面。昔人白发苍苍,而环境一切如故。赣坊在这个层面上更多了一点野心——让这里成为艺术的磁场,新产业的集聚地;成为想象力的培养皿和不可思议的大容器。

腾笼换鸟,众事辟易。随着规划深入和新兴文化产业入驻,赣坊成为了集文创办公、创意设计、书画艺术、影视动漫、互联网+、教育培训等业态于一体的“总部经济型”文化创意产业园,为广大青年和众多文化工作者提供了就业创业的良好平台。


光影中的文创伊甸园

哪里有土,哪里有水,哪里就长着草

扁舟一叶,须着于三万顷玉鉴琼田。赣坊这片沃土之上,那些园丁一般的人们耕耘不辍,栽植着参天匝地的梦与热望。

队员们搜集到大量文创园资料和行业相关信息,分组走访了园内的文创商家,挖掘其创业背后的故事,进一步了解文化产业。在这一过程中,大家深切感受到了这些文艺工作者对生活和文化艺术的热爱,也从他们如师长般的谆谆言谈里受益匪浅。

“执艺”舞蹈工作室敞亮的练功房里,青年舞者言语中诙谐带笑,说起自己的舞蹈生涯时眼里落满光芒,每一个肢体动作都倾注了情感。“捍味战地”军事主题餐厅的杨先生是退伍军人,他耐心详尽地讲述了餐厅理念和其中的布局摆设,并且补充了相关的历史知识,俨然一位令人肃然起敬的爱国主义教育家。民族风情清吧的老板夫妇十分热情地招待了队员们,分享了他们三次经营酒吧的聚散悲欢,鼓励队员们勇于尝试,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……

还有一些摄影工作者,热忱地用镜头记录着光阴,见证他人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。他们用自己的视角去看世界,妙异天地就开阖在镜头前,心底有晦朔春秋,胶片上是蜉蝣小年。“我们就是运用视频影像的方式为想要留下回忆的人凝固当下时光。在这个圈子里,我可以坚守信念。”张品成影视文化工作室的杨潇先生如是说。而“瞳画故事”的摄影师何凭也提到:“这是一件似乎可以做一辈子的事。”

纵横捭阖的心,烈马狂歌的梦。这些生长着的群像,向队员们讲述了什么是初心不改,矢志热爱。


形式自由的互动式访谈

我曾见过一个时间的旅人,从身上拍落两场大雪

作家潘采夫有相关评述说,时间不可逆流倒转。不再有刻岩作画,不再有钻燧取火,美的事物都在消亡。但人们也发现,媒介和工具不是消亡是替换,当每一件新的技术变革出现,美神都会换一件衣服,栖息在新的载体上面。说书人会死去,故事却始终流传。

这也是队员们在采访体验中所感受到的,诗性的美依然存活在赣坊。

来到心正弓道馆时,古色古香的意境使人回溯到那个环佩叮当、鼓角琤鸣的年代,队员们抚摸着弯弓,好似摩挲到泱泱中华的唇缘,雕翎轻触颊畔,箭头犹如蝉壳栖落在指尖。仿如少年弹剑纵歌、匹马江湖,又好像回归了禅境,心无杂念。

在陶艺馆亲身参与陶瓷制作的过程中,队员们体悟到传统手工艺的魅力。泥与水在匠人掌心共舞,机器的旋动和双手的抟埴间,形态各异的陶胚春笋般舒展开来。它们经过烈火洗礼后淬炼出稠丽的釉色,独有的圆浑承担美的重量,展现出绝不雷同的生命质感。


队员们体验园区内活动

“众人熙熙,如享太牢,如春登台。我独泊兮其未兆,若婴儿之未孩。”有皆集于苑,便有独集于枯。在雁杳鱼沉、鸿稀鳞绝的时代里,在诗酒倾颓、歌吹零落的岁月中,总有些对凋敝年华一往情深的人,甘做缓慢的行走者,踽踽蹒跚于好比苜蓿阑干的生涯中。

尘埃下恢弘壮丽的史诗,月色里拙朴动人的故事,森罗大千,他们一一讲述。这一路固然颠仆不断,坎坷丛生,而日月骛过,他们的心依旧虔诚。

赣坊1969文创园坐落于赣州老城区,有人说:“这儿生活着社会末梢的人群,敏感的,也是我们真正的现实。”它就在此地用锈锣哑鼓唱出了万千气象。旧日的工坊里,长久住着诗与园丁。
流丝飞梭已然不再,却依然有人身在这渺渺一隅,编织偌大人间。

纵然花事阑珊,他们犹待岁月繁芜。( 文:蒋笑言 摄影:夏小燕 乔妍)